达内:美国上市公司、亿元级外企IT培训领军企业

长沙中心咨询热线
0731-88223000
13808450334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新闻中心 >

更多>>新闻中心

钱塘江离别采砂船前前后后:当年被炒到1000万

     

   

  当年炒到1000万的采砂船,如今全体退出钱塘江杭州段

  钱报记者踏访因砂而兴的东江嘴村??

  钱塘江离别采砂船的前前后后

  本报记者 陈伟斌 见习记者 俞任飞 实习生 杨媛媛 文/摄

  钱塘江与富春江交汇口,杭州西湖区双浦镇东江嘴村紧挨着这块宝地。村委会副主任办公室里,李强从电脑前抽出一支笔,在便笺纸上写下了“23”、“2017”两个数字,又顺手拿起计算器,“是1994年,当时这边江上最早的一台砂机就是我的。”

  因砂而兴的东江嘴村,位于钱塘江、富春江和浦阳江三江会合处,现在已是洋楼林立。曾几何时,钱塘江上大多数的采砂船,都源自这个村庄。

  这个村子的发展和转型,见证了前后30多年的采砂史。

  时隔境迁,今年8月底,最后20艘合法采砂船被清退送进船厂拆解,66公里的钱塘江杭州段采砂史由此终止。

  采砂船退出,是早晚的事

  双浦镇东江嘴村村委会,李强刚刚从外面办事儿回来,满头大汗,走进办公室,点起一支烟,这个肤色黝黑、肌肉紧实的本地汉显得很淡然。

  今年45岁的他,和采砂船打了20多年交道,是当年第一批在钱塘江上从事采砂行业的“老将”。

  “其实,当时江上第一台砂机,就是我自己造的。”李强清楚,采砂船退出钱塘江,是迟早的事,但他多少也有些不舍。

  1989年,17岁的李强随父亲进入当时的东风造船厂,由于工作长进、头脑灵光,进厂第一年他就在年终大会上受到表彰,还被嘉奖了1000元钱,这笔钱在当时是个大数量,“当年我的技巧在双浦可以说是第一。”

  在造船厂钳工组工作了五年,李强又去造了两三年运输船。由于东江嘴村地处富春江和钱塘江交汇处弯道,砂石资源丰盛。从小随着父辈就开始与采砂船打交道,又看到富春江上采砂船的兴盛,李强动了心思。

  “ 那时富春江上的采砂船,设备都比较老旧,还需要人力。”在船厂工作多年的阅历让李强对采砂设备很清晰,他曾去富阳看过那边的采砂装备,发现当机会器固然已机械化,但操作吃力,“我本人想了许多,造了一个电气化的砂机,装上了动员机组。”

  这成为李强自造砂机入行的节点。

  经过五个月的努力,他造出了钱塘江上的第一台砂机,在1995年正式开始运行。当时钱塘江上的可采砂石资源丰富,李强的砂机运行一天,能填满20多艘130吨载荷量的运输船,以此盘算,最多一天能采3000吨江砂。

  上世纪90年代后期,大功率砂机在采砂行业中逐渐遍及,一般每台砂机有四五个股东,大多是东江嘴村村民。

  最初,江面上只有两台砂机,六七十艘运砂船在江上排队装,三四天才干轮上一趟。按当时的砂石价钱,一船砂能卖8000元,收入可观。

  东江嘴人也不止步于钱塘江,一路向外,当时上海等地都有东江嘴人的采砂身影。

  但砂石资源终究有限,当初大规模开采也加速了这条产业的衰弱。记者从钱塘江管理局政策法规处副主任张兴国那里懂得到,钱塘江采砂开始于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,到了90年代末到达鼎盛时代,尔后开始走下坡。

  1998年,《钱塘江治理条例》出台,采砂船采砂需向钱塘江管理局申请采砂许可证。

  2004年8月《杭州市生活饮用水源维护条例》开始实行,钱塘江上被规定了饮用水源保护区,加之环保要求,制止采砂成为必定之势。

  那年之后,钱塘江采砂船的收益开端显著下降。

  入行十多年后,李强又成为较早退出的采砂人??2005年,李强退出了这行,外出做工程,直到2010年才回村进入村委工作。

  一台砂机曾被炒到1000万

  东江嘴村有一千余户人家,四千余人口,是双浦镇最大的村落,近几十年以挖砂著名。

  李强告知记者,钱塘江采砂的方式是在更新中先进的,他父亲二十几岁时,就有人在钱塘江里采砂,那时用竹竿绑上簸箕,下水捞砂再装进船里,一艘船只能装3到5吨。

  后来又涌现了用12马力的机器带动水泵下水抽砂,靠人工把砂装进船。

  李强见证了砂机从1994年的120马力到目前600马力的变迁。采砂功课时吸砂管伸入河床表层可达10米以上,影响半径可达百米。采砂船耗油量也大,一个月仅柴油费用就高达60万元。

  “但砂机改装是一笔伟大的费用,即应用旧零件,改装一台砂机也至少要消费300万。”李强说,但巨额投资当面有可观的好处在驱使,2000年到2002年是东江嘴村采砂村民们收益最好的时候,如果是四户共享一个砂机,最一般的,每户每年都能分到100万。这哪里是采砂,就是采钱啊。

  2002年左右,一条装了砂机的采砂船,被炒到1000万。当时有人想买李强的船,但因为合伙的人不赞成,最后没卖成。其实当时李强就认为挖砂这事长不了。

  张兴国说,2010年起,经勘测发现钱塘江主城区段的砂石资源消耗迅速。2016年5月1日起,正式结束采砂许可,但还是存在非法开采。

  “一只眼盯着采砂船一只眼盯着巡查船”??依照监管部门的要求,在钱塘江采砂必需是在距离岸边200米、距离桥梁500米的范围内,可由于砂资源的日渐匮乏,砂机运行一天都未必能有结果,于是,在晚上,一些采砂船会趁着夜幕开到离岸滩较近的处所“偷砂”,“但实在分歧算,因为偷一船砂挣个万把块钱,假如被抓到就要罚好几万。”

  渐渐地,采砂暴富的传奇开始闭幕。

  不采砂了,现在转型卖挖机

  今年年初,我省有关部门整治非法采砂乱象,要求今年11月底前,全面完成钱塘江主城段遗留的20艘采砂船的拆解工作。

  就这样,采砂船终极退出了钱塘江经济发展的历史舞台。

  按李强的说法,东江嘴村最初的发迹,是因为船运和渔船,采砂,只是一个插曲。船运至今还有,而西湖区所有的渔船中,东江嘴村也仍占一半。

  发现砂石生意不好做了,有的砂机也停止了运转,很多村民都开始琢磨转型。

  许多原本执证在采砂船上工作的村民,凭着开船执照也找到了新的工作,在湘湖、西溪湿地等地开船。

  还有很多村民去做了挖机生意或工程,“倒卖挖机,一台能挣个两三万,一些生意好的,一年能倒个几百台。”

  挖机是东江嘴村很多村民从挖砂行业转型后,所形成的效益最好的产业。

  个人的“解围”之外,村里也在踊跃解决村民们的就业问题。李强他们也在思考着更绿色的发展模式和挖掘文化产业发展。

  “现在村子里环境好了,空气好了,但就业仍是个问题。”李强说,村里正在申报,想把东江嘴村变成一个风情小镇,建一个渔市码头,这样一来村民们能够靠渔家乐来增加收入,并且形成新的旅游产业。在李强办公室门口的公示牌上,就标注着“三江渔村?风情小镇”,“采砂船退出东江嘴村后,我们正尽力转型。”

  如果是四户共享一个砂机,最普通的,每户每年都能分到100万。这哪里是采砂,就是采钱啊。

上一篇:山西老年“唠嗑队”专陪白叟聊天解闷(图)

下一篇:公安协警伙同同事倒卖公民个人信息 5或10元一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