达内:美国上市公司、亿元级外企IT培训领军企业

长沙中心咨询热线
0731-88223000
13808450334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java课程 >

更多>>java课程

葛剑雄:读书能改写命运?这取决于你为何而读!

     

   2017-09-08 09:44 来源:校长派 校长 /博士 /阅读

原题目:葛剑雄:读书能改写运气?这取决于你为何而读!

出色导读

我们应该怎样读书?每个人都不一样。首先要明确读书是为了什么?不同的目的决定了读书的不同办法和门路。

——葛剑雄

作者简介:

葛剑雄,中国著名历史地理学者、历史学家、历史学博士、教授、博士生导师。现任教育部社会科学委员会委员,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会常务委员。

为求知而读:读书就要学会选择

若为求知,你先要明确所求的领域和程度,然后去找最适合的书。

不要看那种应有尽有的书,那个时代已经从前了。

现在的书,无论是纸本仍是数字化的,数目都远远超越了个人的接收才能,哪怕你有一目千行的本领也不行。

以前用“学富五车”夸奖一个人学问好,现在只怕五十车都不够。古代的车是马车、牛车、小板车,书是帛片、竹简的手抄本,所谓“读书破万卷”,一卷书实际上就一百多页。

但学问是越分越细的,以前文史哲,数理化,现在光数学一科就分出许多支,所以读书要学会选择。

不仅是类型选择,还要明确自己的程度。

初学者不要去啃困难,要循序渐进。

假如想在自己专业之外扩展知识面,就不能像读自己的专业一样。要懂得某些新技巧,能够看一些基本介绍,或者问问做这个范畴的朋友,知道根本原理就行。

有人说学科发展由繁到简,现在又到了需要博学的时代,这话不对。

博学不是漫无边际,而是在全面彻底掌握本专业的基础上依据需要了解其他学科。现在有人责怪“博士不博”,这是人们对博士造就目标的误解。

其实“博士”只是用中国历史上已有的名词来翻译“PHD”,并不意味博士真的要“博”。博士应该专,去看看博士论文做的题目就知道,全世界的博士做的都是很细的题目。

所以遇到媒体或其别人让我推荐书,我一概谢绝,因为读书是非常个性化的,给不了解的人推荐有时候会帮倒忙。

为研究而读:穷尽阅读方可创新

读书的第二个目标是研究。

为求知而读要选择适合自己的,但为研究而读就不能选择了,要讲究穷尽阅读。如果你要研究白居易,就要把有关白居易的资料通通征集、全体阅读,这是目的决议的。

什么叫研究?什么叫有价值的研究成果?

第一,发现了前人的错误或不足;

第二,开辟了新的研究领域或有了新发现,做了前人没做过或者来不及做的事件;

第三,对前人的研究进行总结、剖析、评估——这是层次比较低的研究。

现在有些论文的水平不算研究,而是简略重复,前面讲的三种价值它都不具备。

曾有学生很当真地告知我,说本人有了新发现,实在这个发现我已经见过了。这种研究作为学术训练没有问题,但作为研究结果就有问题了。

以前我们做一些与国外重复的研究,还有冠冕堂皇的理由——我们读不到他们的书。但现在就不能这么说了,因为网上都可以查到。如果不查却自吹是新发现,就是抄袭。

所以我要求研究生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收集前人的成果,在导论或序言里写清晰前人做过哪些。这要求我们穷尽地阅读一本书。不仅要看,而且要尽量找到原始版本,有了新版还要注意它有什么弥补或修订。

有的人对一本书研究了良久,已经形成了偏见,但作者去年其实修订过,一些错误早就改正了。

我很少帮研究生选择论文题目。我跟他们说,能不能自己找到有特点的题目,是对你的第一次考试。

有的人选题容量太大,有的标题又太琐碎。

以研究为目的,要有明白的界线,找到不大不小的题目,但在这个范围之内,则要尽可能做得仔细、穷尽。

读书过程中,投契取巧往往要承当成果。

有人会长期延续学术上的错误,有人就自觉不自觉地违反学术规范。

复旦有个教授,被北京一位先生写文章批评为剽窃、学术不端。其中一部分观点我是不赞成的,说他自我剽窃,有些内容今天出过了来日又出。我认为这要看情形,如果社会有需要,这种做法就没错,当然他应该写明白。

文中有个证据,说他间接引用一篇文章,偏偏写自己引用了原始文献,问题就来了:他引用的书中把“Dover Strait”错翻成了“street”,译成“多福尔大街”。

他如果照实说是从二手资料引用的,也没什么问题,可他非要说谎,于是被人质问“你这个复旦大学的博士,英文水平这么差吗”。

其实这个过错我们每个人也许都犯过,我就差一点犯过。但最少应该查查原文,原文 都不查,出错误也是活该。

为寻找生命之意而读:当读书成为生命需求

其实,这种读书行为最好,但很遗憾,不是每个人在任何时候都能这样读。

你若一味地为所欲为,到了年底考察或者五年满、三年满的考核期时,若还在读书恐怕就不行了。除非领导独具慧眼知道你是个人才——像对纳什这样,即便他精力不正常也不摈弃他,最后纳什还得了诺贝尔奖。

复旦图书馆里有几位常客,其中有个九十多岁的退休干部,天天骑自行车来,门一开就到,中午吃饭时间再走,而且只坐在港台报刊四周,整天在看,不知道读来有什么用。

还有个八十一岁的老头,有一天看着看着忽然倒在地上,心脏病犯了。他不来看书比死都难过,身材好了肯定还要来,他读书又为了什么呢?

他不用评职称或发表什么,也不必求多少知识,只把读书看成人生的一部分,一种乐趣,就算哪一天可怜倒在书桌上确定也是他所愿的,那是他的归宿。

在发达国家,有的人很早就退休了,因为钱已经挣够了,下一步要享受人生。他们有人去旅游,有人就去读书。

这两天刚刚得知美国唐研究基金会(The Tang Reseach Foundation)的主席罗杰伟先生去世了,享年五十八岁。

这个人最初是个电脑奇才,企业家,后来对中国文化尤其是唐朝文化感兴趣。他做企业赚了大批的钱,后来退出,在芝加哥大学做讲座教授,成立了唐研究基金会,赞助很多唐研究刊物。

为了人生的乐趣、性命的需求来看书的人越多,社会才越发达,人的先进水平也越高。随着中国进一步发展,每个人都应该用更多自由时间读书,把读书当作一种人生享受。

那么问题就来了,读书到底为我们带来了什么?

为走向世界而读

这几年,大家又开端对读书感到迷惑。

有人说,知识并没有转变命运。媒体也炒作“大学生还不如农夫工”,我以为这是信口雌黄。

不能由于农夫工群体里涌现极个别智力超群的、机遇特殊好的人,就一概说“大学生不如农民工”。读书到底能不能改变命运?其实取决于你怎么读。

我固然没上过大学,但考上了研究生,而且成绩是复旦大学历史类研究生中的第一名。

我从小得益于学校、家庭的教育。

好比文化大革命中,英语课不能上,说《卖火柴的小女孩》是“宣扬阶级协调”,《深夜鸡叫》是“美化地主阶层”,反正没有一篇是好的。

英语课不能上,怎么办呢?我发现有英文版的《毛泽东选集》,而且译得非常好。所以别人看中文我就看英文。

我记得毛主席语录里面有一条“没有一个人民的军队便没有人民的一切”,英文是“Withoutthepeople’sarmy,thepeoplehavenothing”,这个句子很好,只要换两个词就可以写成其余一些很棒的句子,所以考研英文我不怕。

文化大革命,动员“批林批孔”运动,既然叫我批孔子我就得看孔子的书,所以我趁机把孔子的书都看了一遍。再过一段时间,又要“评法反儒”。这么一来,我什么书都看了,打好了历史与古文基本,否则以我原来高中的程度,怎么考得上研究生呢?

所以人生需要机遇,但更要平时的尽力,要为机遇的呈现做好准备。

有的学生问,如果没有机会那岂不是白读了?我会说,你如果把它作为人生乐趣,怎么会白读呢?你们的时代跟我们的不同,现在改革开放有那么多机遇,就看你怎么争取。

为了抓住机会,各位不仅需要读书,还要读社会的书、世界的书,才干取得真知。

推荐文章

○独家 | 清华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所长王晓阳:反思应试教育,高招不能再唱过去的歌谣

○独家?深度 | 新高考风云变幻,六省市校长“达”者喜、“穷”者忧

○独家·高考风云 | 钟秉林教学:新高考改革不能应试化解读(上)

○独家·高考风云 | 上海市格致中学张志敏:应对新高考改革,校长没必要焦虑

| 起源:中国教育报

| 编辑:校长派

校长智库教导研究院

| 更多内容请关注:校长派微信大众号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上一篇:哪些公司永远别去:海归回国求职要当心,水很深,多问问老司机

下一篇:没有了